下载区 火箭云盘 网盘迅雷 BT最新合集 BT中文字幕 BT亚洲有码 BT亚洲无码 BT欧美无码 BT三级写真
在线区 国产 中文 无码 有码 欧美 动画 高清区 VR 蓝光 无码 有码 女优全集
图片区 台湾正妹 日韩正妹 中港澳妹 东南亚妹 欧美正妹 清纯唯美 网友自拍 偷窥原创 裸露激情
小说区 现代激情 同事女友 公车痴汉 古典武侠 暴力强奸 校园春色 家庭乱伦 淫妻交换






























舅妈母女花

2018-10-6   ·   【小说】家庭乱伦
那個激情夜晚之後,我的人生掀開了新的篇章,我著迷於在大街上走在前面的三、四十歲的中年女人,尤其是身材高挑,端莊美麗的女人,她們那豐滿的腰身、肥大的屁股、成熟的風韻都讓我心動不已,我覺得她們是最美的城市風景,風姿綽約的她們不會想到一個十七歲的少年在她們的身後充滿的迷戀和幻想。

  當然,我更珍惜的是眼前的快樂,每週週六的晚上,都是我最期盼的美妙時刻,為小柔輔習完後,我都會和舅媽纏綿許久,我也遵守著對舅媽的承諾,對小柔不再有過分的性遊戲,而小柔和我的感情卻反而有新的發展,自從那次和我有了肌膚之親之後,小柔已經把我當成了依戀的對象,少女的心扉已經在那晚為我開啟,有時小柔會主動和我親熱,而我會保持距離,只局限於接吻和愛撫,因為我怕失去舅媽那更讓我迷醉的身子。

  一切都在9月的那個週六的夜晚發生了改變。

  週四的時候,從小柔那裡知道她爸爸出遠門做生意了,週六又可以和舅媽相會,我興奮不已,這兩天的學習也更認真。

  大家不要以為我沉迷於肉慾,就不管學習了,我是兩手都要抓,兩手都要硬,我還記得初中那會的成績一直是全班第一,後來還考上了一個重點高中,當然這是後話了。

  那個週六的上午,陽光明媚,我起了個大早,哼著快樂的歌曲進行洗漱,媽媽很奇怪的,今天我的心情怎麼這麼好?呵呵,當然不能告訴媽媽了,有些秘密是不能說的。

  吃完早餐我和舅媽通了電話。

  「喂,是舅媽嗎?」「哦,景文啊,」舅媽嬌滴滴的聲音從那頭傳來,「我說誰這麼早,是你這個小鬼頭。

  」「舅媽,我今晚過來,前兩天和你說的,你準備得怎麼樣了?」我急切的問著。

  「人小鬼大,你叔叔都沒有對我有過這樣的要求。

  」「舅媽,我喜歡嘛,究竟怎麼樣了?」「你真是煩死了。

  」舅媽在那頭嬌羞的答道,「我……我昨天去買好了了。

  」「太好了舅媽,太謝謝你,我今天晚上一定好好的愛你!」我高興極了。

  大家一定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吧,事情是這樣的,我爸爸前一段時間出差回來帶回來一個松下的錄像機,在那個時代,這可是很高級的東西哦,有天趁父母出門的時候,我發現了父親的櫃子裡藏著兩盤錄像帶,封面上是幾個搔首弄姿的金髮女郎,帶著好奇,我把錄像帶放來一看,畫面裡那大膽的淫亂強烈的震撼了我,淫蕩的做愛姿勢,高聲叫喊的呻吟,強烈的刺激著我幼小的心靈,雖然和舅媽已經做過,但我沒想到做愛也能這樣瘋狂。

  畫面中身材極好的外國女人,穿著黑色發亮的高跟鞋,腿上穿著肉色高統絲襪的那段情節深深的吸引著我,在看那段的時候,我的手淫也達到了高潮,之後我在床上回味的時候,那段穿著黑色高跟鞋,腿上穿著肉色高統絲襪的女人做愛的鏡頭始終揮之不去,只要一想起,就感覺很興奮,下體也硬梆梆的。

  穿著黑色高跟鞋和肉色高統絲襪的舅媽一定會更加性感迷人,我有了讓舅媽也能穿成那樣和我做愛的想法。

  在上週六把舅媽送上頂峰後,我一邊愛撫著高潮後的舅媽一邊說了我的想法,一開始舅媽當然很反對了,後來在我百般哀求下,算是勉強答應了。

  美妙的夜晚在我的焦急的等待中終於到來了,洗了個澡我就直奔小柔家。

  開門的是舅媽,今天舅媽特別漂亮,烏黑的頭髮高高的盤起,梳得一絲不苟,顯得特別的端莊和成熟,這也是應我的要求,舅媽真是太好了,我一把抱住了舅媽,舅媽趕緊把我推開。

  「你要死啊,小柔還在裡面了。

  」「舅媽,那些都準備好了嗎?」我急切的問著。

  「好了,小鬼,快,先去吃飯了。

  」舅媽臉紅紅的把我拉了進去。

  「是,吃好飯,好幹活!」我朝舅媽偷偷的笑著。

  舅媽嬌嗔著拍了我一下。

  吃飯的時候,我們談笑風生,看著兩朵笑得燦爛嫵媚的母女花,我上面吃著飯,下面已經硬了。

  飯後,也許是我心情好的問題,為小柔的輔習效率很高,大概一個多小時就快結束了,中間我還偷偷溜出去和舅媽打情罵俏,還讓讓舅媽先去房裡準備好。

  輔習終於結束,我和小柔親熱了一會就告別了,然後從後面舅媽臥房的窗戶爬了進去,為避開小柔,我和舅媽的私會經常是這樣的,舅媽會事先打開窗戶等我,小柔家是一層,從窗戶進去很容易的。

  懷著一顆激動的心,我進了舅媽的臥房,屋子裡開著淡淡的壁燈,舅媽正躺在毛毯下休息,看我進來,舅媽微微的一笑,「你們輔習好了?」「嗯,」我看著舅媽一臉的壞笑,「舅媽,該輔習你了。

  」「壞小子,就知道欺負舅媽。

  」舅媽羞紅著臉。

  「舅媽,你穿了沒有?」我急切的撲了過去,把毯子用力一掀,舅媽一聲驚呼,只見毯子下舅媽全身赤裸潔白,像一隻美麗的赤裸羔羊,全身只穿了白色的乳罩和內褲,修長的大腿套著肉色蕾絲花邊的高統絲襪,腳上是黑色發亮的高跟皮鞋,太美麗了,太性感了,我的JJ一下子就極度充血。

  「太美了!」我一聲驚歎,「舅媽你下來,讓我好好欣賞一下!」「你真壞,有什麼好看的?」舅媽嬌嗔道。

  拗不過我,舅媽起身站到了我的面前,舅媽本來就高過我,穿上高跟鞋後更加顯得修長,差不多高我半頭,豐滿的腰身,並沒有沒多餘的贅肉,反而顯得成熟,盤起的頭髮,愈顯高貴,我的JJ又硬了好多。

  我把舅媽轉了過去背對著我。

  窄小的內褲根本包不住肥大的屁股,兩條的大腿在肉色絲襪下,光滑修長而充滿無限的肉慾,我忍不住隔著絲襪順著大腿上下撫摸,過了不一會,舅媽在我的撫摸下,發出微微的呻吟,閉著雙眼,輕咬著嘴唇,呼吸也逐漸粗重起來,陶醉在我溫柔的觸摸中,表情真是可愛極了。

  舅媽的雙腿因穿著高跟鞋而繃直,小腿的腓肌勾勒出美麗的弧線,臀部也微微的翹起,真是視覺和觸覺大餐的絕妙享受,我的雙手在最愛的臀肉停留,因性慾的衝動而使勁的揉捏著舅媽的美肉。

  舅媽忍不住叫道:「輕點,小鬼!」玩了好久,光顧著手的享受,我的JJ已經提出抗議了,再也無法忍耐,我把舅媽往梳妝台前面移動,舅媽扶著檯子的邊緣,身子前頃,我把舅媽內褲粗暴的拉到膝蓋處,沒經過什麼前戲,因為已經駕輕就熟了,我分開舅媽的雙腿,把粗大的JJ狠命的插入,裡面還很乾燥。

  「啊,好痛,你慢點,死鬼!」舅媽一聲驚呼。

  我雙手從後面握住舅媽的肥乳。

  下身開始慢慢的抽插,因為個子矮,舅媽今天又穿了高跟鞋,我不得不踮起腳尖,整個身子伏在了舅媽的白皙的背上,吃力的去享受這世上最美妙的享受,越是艱難快樂越是強烈。

  一百多下後,舅媽已經情慾高漲,下身也分泌出愛液,房間裡頓時響起了「唧、唧」的抽插聲,還有舅媽淫蕩的呻吟和我粗重的喘息。

  為了避免小柔聽見,我和舅媽都是忍著不敢大聲,卻越是緊張,越是刺激,就這樣,房間裡一個穿著高跟黑皮鞋、肉色高統肉色絲襪的中年美婦赤裸著身子向前彎著,一個小男孩在踮著腳在後面往復的撞擊著美婦的肥臀,從梳妝台的鏡子中倒映著兩人交合的身影,美婦還不時回頭與伏在背上的少年激烈的親吻,交換唾液,這是何等淫蕩的畫面啊。

  就在我們如癡如醉的享受著男女交合的巨大快感時,突然,門吱呀一聲打開了,我和舅媽嚇得連忙分開,門口站著的竟然是目瞪口呆的小柔……當時三個人的情景很奇怪,我站著傻傻的看著小柔,小柔在門口來回看著我和她媽媽,臉上充滿著驚愕,還有一絲嫉妒,舅媽坐在床上身上已經用毯子蓋著,羞紅著臉低著頭,偶爾抬頭偷看著小柔,像一個做錯事的孩子楚楚可憐。

  那一刻,世界彷彿只剩下我們三人,時間在這尷尬的氣氛中凝固了。

  過了一會,還是我回過了神,我走到門口把小柔拉了進來,順便把門給關了,一個做錯事的人終歸有些心虛,總是希望不要有太多的人知道。

  「媽,景文,你們……」小柔首先發難。

  「小柔,媽對不起你,但是媽媽一開始是為了你……」舅媽羞怯的回答著,「我讓景文不要去騷擾你,你們都還小,錯事,我……」說這話的時候,舅媽心裡也在想,開始是這樣,後面好像已經變味了,自己變成了一個無恥享受與少年淫亂的女人。

  看著她們母女的對話,我站在一邊沒有吭聲,但是大腦卻在飛速的運轉,運用我在學習上超強的思維能力,對形勢作出了分析和判斷,她們都是喜歡我的,而我也喜歡她們,我們可以在一起快樂,這樣也能解決舅媽的作為母親的尷尬。

  想到這我大著膽子把小柔拉到舅媽的床前。

  「小柔,舅媽,你們倆我都喜歡!」我帶著一種真切的情感,向她們告白,「我好多次在夢裡夢見和你們在一起,我們三個人快快樂樂……」聽著我的告白,母女兩也不知如何是好。

  但是我注意到,小柔雖然沒有說話但是眼睛卻不時去瞟她的母親,看來舅媽穿著黑色高跟鞋和肉色絲襪的淫態連同為女生的小柔也不禁被深深的吸引。

  我知道小柔也有些情動了,一把把小柔拉進懷裡,激烈的親吻起來,此時我全身還是赤裸的,翹著的雞雞頂住了小柔的腹部。

  「你好壞,搞了我媽媽,又要來搞我。

  」小柔害羞的推拒著。

  「景文,不要搞小柔,你答應過舅媽的!」舅媽也在一邊低喝著。

  「好啊,那我就搞你!」我笑著俯身掀開舅媽身上毯子,去抱舅媽,一邊狂吻,一邊雙手在舅媽身上上下活動。

  舅媽雙手推拒著,當著女兒做這種事,舅媽挪不開面子。

  「景文別,別這樣,小柔在看著,你放開我。

  」「舅媽,小柔會把我們的事告訴叔叔的,你讓小柔一起加入吧。

  」我一邊挑逗著舅媽,一邊耳語著。

  聽到這,舅媽渾身一顫,身子也軟了下來,眼睛不由去看小柔,正好碰到小柔火熱的目光。

  「小柔,你也一起來啊!」我伸手去拉小柔,小柔正呆呆的看著我們沒有任何準備,被我一把帶到床上。

  「小柔,舅媽,我愛死你們了!」我抱著兩具火熱的身子,一通狂摸了。

  母女兩四處躲閃著,被我摸到癢處,還不時嬌笑。

  「你這個花心蘿蔔,鬼知道你喜歡誰啊!」小柔嬌嗔著。

  「你們看!」說著我站起來了,惡作劇式的雞雞硬硬的翹了起來,「這就是證明!」看著我翹起的雞雞,一臉的憨態,母女倆不由得笑了。

  「難看死了!」舅媽笑著輕拍了一下我的雞雞。

  在笑聲中,所有的不快都已經煙消雲散,我感到一陣輕鬆,睡在舅媽和小柔中間,一對母女花被我左擁右抱,心中好不快活,人生如此,夫復何求。

  在這樣的溫柔鄉裡,我的性慾空前高漲,雞雞硬硬的翹著,他已經急不可耐了,我直起身來,讓兩母女倆並排躺著,在淡淡的燈光下,兩張美麗的容顏風采各異,一個是青春可愛,一個是成熟動人,但又是長得如此相像,好一雙嬌媚的母女花。

  小柔母女倆在我灼熱的注視下,嬌羞無限,兩母女同時睡在一張床上,和一個十七歲的少年即將開始一場瘋狂的性愛,心裡肯定還是無法完全放開。

  為了讓兩母女放鬆和投入,我跪在兩人之間,左右手各揉搓著兩人各一隻乳房,感覺真的不一樣,一個彈性十足,一個柔軟細膩,我一邊看著母女倆的羞態一邊用手感受著這不同的觸感,兩隻乳房在我手中變化著各種形態,尤其舅媽的碩乳,無法被我一手掌握,嫩肉從指間不甘寂寞的滑出,我忍不住俯下身,去親吻這母性的神聖像征,一左一右舔吸著她們的乳頭,忙得不亦樂乎。

  手也從乳房向下身進發。

  小柔母女在我的激烈愛撫中,也是嬌喘連連,雙雙微閉著眼享受著,口中也不時的發出陣陣動人的呻吟,這真是人間最美妙的情景。

  畢竟薑是老的辣,玩了不久,舅媽下面已經先滲出了愛液,我的雞雞此時也已經劍拔弩張,作好了衝鋒陷陣的準備。

  「小柔,我先去和舅媽玩。

  」我溫柔的摸了小柔一把。

  小柔聽我一說,睜開眼看了我一眼,又轉頭去看母親,此時舅媽也正看著我和小柔,兩人目光交匯,不由大羞,都連忙轉了過去,避免相互的尷尬。

  我看著,不由得樂了,這真是世間難得的美景。

  我跨過身子伏到舅媽身上,尋找到舅媽的嘴唇,貪婪的吸吮起來,舅媽因為剛才的害羞閉著嘴不讓我進入,我可不著急,經過和舅媽的多次交合,我已經掌握了她的性感帶,上下其手,不停的愛撫舅媽的乳房和陰蒂,不一會舅媽已經開始氣喘籲籲。

  趁舅媽喘氣之際,我的舌頭靈巧的鑽入了舅媽的香嘴,舅媽的用牙齒輕咬著不讓我得逞,但是又不忍用力,兩人僵持了不一會,阿姨還是退讓了,我順利的攻佔了舅媽的香嘴,兩人的舌頭在窄小的空間激烈的糾纏在一起。

  我們相互的交換著唾液,舅媽的津液真甜。

  陶醉在美妙的享受中,我眼睛的餘光瞥到小柔正偷偷的看著我們,我別過臉朝小柔一笑,小柔不由大羞,用雙手遮住臉龐,我惡作劇式的拉開小柔的手,把舅媽的舌頭引誘出來,兩條火紅的舌頭在空氣中交匯,舌尖之間有條水線閃閃發光。

  小柔呆呆的看著我和她母親的淫態,平時高貴端莊的母親,現在居然在自己面前,和自己的同學進行這樣的親熱,小柔臉頓時紅通通的,小巧的鼻子急速的收縮,喘息也粗重起來,手開始不自覺的摸著自己的乳房,下面的兩條玉腿也不安的扭動起來。

  舅媽已經忍不住了,悄悄的握住了我火熱的雞雞,慢慢的套動起來,雞雞越來越大,我興奮的弓起身準備插入。

  可能太急吧,雞雞始終無法進入港灣,就在我火急火撩的時刻,突然舅媽用手輕巧的一撥,感覺雞雞像是進入了另一個世界,溫暖而舒服,舅媽下面已經滲出了涓涓愛液,我開始了猛烈的活塞運動,雞雞在舅媽的蜜穴中抽進拔出,忙得不可開交,舅媽在我猛烈的抽插下,淫蕩的呻吟著。

  「景文,你、你慢點,舅媽快、快舒服死了……」舅媽雙手緊緊的抓著我的肩膀。

  「舅媽,舒服吧?」說著我又回頭看了一眼小柔,小柔正一眼不眨的看著媽媽和我的交合,艱難的吞嚥著口水,下身劇烈的扭動著,看得出小柔也已經情慾勃發,我騰出一隻手,愛憐的撫摸著小柔的滾燙的臉和充滿彈性的乳房,下身則毫不留情的狂操她的母親,操著女兒的母親,邊欣賞著女兒的癡態,這真是一種奇妙的感覺,我感覺興奮異常,又有種男人征服的快感。

  雞雞快速的進出著,舅媽張著口,粗重的喘息著。

  抽插了數百下,我和舅媽身上已經是香汗淋淋,渾身濕粘粘的,看著舅媽迷醉的神情,我愛憐的舔吸著舅媽臉上和脖子上流下的香汗。

  淡淡的壁燈下,小小房間裡香艷無邊,一張溫暖的床上,三個赤裸的人,一個是青春少女,側躺著欣賞一個少年和她高貴的母親交配,而少年正瘋狂的趴伏在婦人身上上下起伏著,一個下身穿著黑色高跟鞋和肉色絲襪的婦人無恥的扭動著,張著嘴不時發出誘惑的呻吟,好一幅淫蕩淫亂的春宮畫捲。

  下面的雞雞運動越來越強烈,快感一波一波向我襲來,我感覺就快到噴發的高峰。

  舅媽在我身下上下激烈起伏,兩隻手使勁的抓著我的後背。

  「啊!」我一聲大叫,無數顆精子噴薄而出。

  「啊,景文,真、真好……」舅媽在我身下用力的扳住我的手臂,留下了一道抓痕,身子隨即往上一挺,舅媽和我一起登到了肉慾的高峰。

  我和舅媽在狂洩之後,都已經虛脫了,舅媽把我輕輕掀開,閉著眼睛,回味著剛才的美妙的性高潮。

  我被翻到一邊,躺在舅媽和小馨中間,看見小柔飢渴的眼神還癡癡的望著我,可惜我此時正處於不應期,雞雞已經雄風不再。

  我內疚的去摸著小柔柔軟光滑的嬌軀,和舅媽的截然不同的感受,充滿了青春的氣息。

  在我的牽引下,小柔溫柔的握住了我剛剛和她媽媽戰鬥過的雞雞,上面有我和她媽媽的愛液,粘乎乎的,小柔套動起來格外滑溜,大概一刻鐘左右,在小柔的辛勤的努力下,當然還有我和年齡不符的性能力,雞雞又開始整裝待發,等待我的指令。

  小柔吞嚥著口水,渴望的眼神,楚楚可憐的表情,全都在召喚我,我回頭看了一眼舅媽,舅媽好像很疲倦了,已經閉上了眼睛。

  我朝小柔努努嘴,做了個鬼臉,小柔頓時明白了他景文哥,臉上一陣羞紅,用手蒙住了臉,就像在說「我都交給你了」。

  為避免吵醒舅媽,我悄悄的開始和小柔的新一波性的遊戲。

  跨上了小柔柔弱的身子,溫柔撫摸和親吻小巧的乳房,小柔的乳房也和她媽媽一樣反應很敏感,在我的的親吻下,身子瑟瑟發抖,雙手下的鼻息也漸漸粗重起來,我的手此時也已靈巧開始在小柔的桃源洞口停留,一股強烈的熱度從那深處傳來,我熟練的找到了小柔的陰蒂,和她媽媽一樣勃起得很有力,我輕巧撥弄著,小柔一聲嬌呼,下身劇烈的扭動起來,從柔軟的洞口,緩緩的流出涓涓溪水

  雞雞在小柔的套動下也已經劇烈膨脹,事不宜遲,要趕在舅媽醒來在之前,我要摘下這朵嬌媚的處女花,我趕緊上馬,手扶著雞雞瞄準發射,小柔似乎也預感到了某個重大時刻的到來,死死的抓著我,眼睛緊緊的閉著,已經準備好了承受這愉悅前的痛苦。

  好艱難啊,和舅媽的完全不同,插入非常困難,小頭才剛剛進去,就被小柔的肉洞緊緊困住,雞雞的強烈快感從龜頭處傳來,可以明顯感覺到小柔的脈動。

  「好脹啊,景文,你,你慢點……」「小柔,你忍耐下,等下你就和舅媽一樣快樂了……」我悄聲的安撫著不安的小柔。

  怕吵醒舅媽我又轉頭看了看,舅媽還在高潮後的睡夢中,臉上還帶著一絲微笑,舅媽肯定沒想到,此刻我正在給她的女兒開苞吧,在今晚我就要採摘這兩朵美麗的母女花,一種驕傲的征服感油然而生。

  我抓緊時間,一邊親吻著小柔,用言語安慰著小柔,一邊下身開始發力,感覺前方遇到了一個隔膜,從書中我知道這是處女的屏障——處女膜,一陣激動和欣喜,我用力往前一挺——「啊,好痛!」小柔一聲尖叫,「快拔出去,我不要了……」「小柔,別怕,一會就好了!」「啪」的一聲,就在我安撫小柔時,舅媽已經被驚醒了,她狠狠的給了我背上一巴掌。

  「景文,快下來,你欺負我不夠,還要欺負我女兒,快下來!」在這緊急時刻,我是不可能功虧一簣的。

  「舅媽,你看,我已經進去了!」舅媽往下一看,我的雞雞已經盡根而入,完全被小柔的小妹妹所吞食,洞口邊上還有血,這是小柔寶貴的處女花,舅媽一聲歎息,知道已經無法挽回,又狠狠的拍了我一下。

  「你個小鬼,佔了我還不夠,還要欺負我女兒……」「舅媽,我會好好的愛小柔的。

  」我忍痛一邊回應著舅媽,一邊享受著雞雞在裡面被小柔的肉壁緊緊包裹的感覺,真是爽極了,和舅媽的妹妹完全不同那種被緊緊握住的感覺真是美妙極了。

  在我的軟語和撫摩下,小柔已經慢慢平息下來,但是臉上還有淚痕,事已至此,舅媽只好趴伏在小柔身旁,一邊摸著小柔的臉,一邊安慰著女兒:「小柔,別怕,女人都要過這一關的。

  你忍忍,等下就好了。

  」「媽,我痛!」小柔伸手抱著媽媽,「好痛啊……」看著兩朵母女花的哭泣和痛苦,像是雨後被風吹雨打的梨花,我有一種強烈的施虐的快感,下身又開始活動起來,雞雞在巨大的壓迫中強行抽插起來,小柔又開始痛苦的皺起了眉頭,還好有舅媽在旁邊的安撫,在加上小柔下身在之前前戲中已經分泌出了些愛液,小柔痛苦已經減輕了不少,哽咽著忍受著我的抽插。

  時間在我快感的逐漸增強中逝去,小柔也開始離開了苦痛向著快樂的源泉奔跑。

  「嗯,媽。怎麼這樣啊……」小柔咬著嘴唇,下身開始酥麻,「裡面又癢又麻……」「傻孩子,這是苦盡甘來!」舅媽看小柔已經度過難關,開始享受做女人的快樂,不僅微微一笑,一邊愛憐的撫摸著小柔的身子。

  此情此景,讓我如何不快樂,沒有了破處時的緊張,我開始大開大啟,猛烈撞擊著小柔嬌弱的身子,小柔微閉著眼睛,瑤鼻一張一合,口中喘著陣陣香氣,兩手緊緊的抓住的我的手臂,指甲快要嵌入我的肉裡。

  「景文,你……你用力啊!」小柔癡迷著胡言亂語起來,「媽、媽,我好、好、舒服……」小柔迷亂中憑著感覺,手從我身上離開去摸她媽媽的頭,像是要去告訴她媽媽,自己的快樂和喜悅。

  舅媽是過來人,又是小柔的媽媽,自然清楚小柔此時的狀況,順勢低頭臉貼在小柔的臉上,愛憐的輕舔著小柔的還未消逝的淚痕,像是撫去她的剛才的傷痛。

  看著兩朵美麗的母女花緊靠在一起的相像的艷麗臉龐,我有了一種奇怪的時光錯亂的感覺,不知道身下的女人到底是誰,一朵是嬌嫩的牡丹,一朵是怒放的玫瑰,只能從性愛中迷亂的神情才能分辨。

  舅媽在抱著小柔的時候,她那最具風韻的大屁股正好對著我,白皙肥大的屁股在一個精妙比例中分成了兩半,兩團美肉在壁燈下散發著柔和光芒,在那條峽谷中,依稀可見褐色的山谷,黑色的森林,還有那神秘的桃源,似乎還有一股白色的溪流緩緩的流出,這應該是之前沒有乾枯的我的愛液,從舅媽的子宮中流了出來,實在太淫蕩了。

  舅媽跪著背對著我,那雙穿著黑色高跟鞋和肉色絲襪的美腿就在我的面前,我一邊操著小柔一邊忍不住隔著絲襪撫摸舅媽的美腿,美妙的肉感從指尖傳來,而從雞雞那邊也同時向我傳來了巨大的摩擦快感,這真是人間最美妙的享受。

  「嗯,好……」舅媽在我的撫摸下,情慾也開始逐漸蔓延開來。

  我像受到了鼓勵,手開始侵犯舅媽的屁股,使勁的抓揉著舅媽的肥臀,手指愛撫著桃源洞口,舅媽在我的玩弄下,連連呻吟,和小馨貼著的臉也開始呈現迷亂的神情,吐氣如蘭,嘴開始尋找突破口,在和小柔的嘴唇相碰的那一刻,相互找到了對方,在舅媽的香舌的挑逗下,小柔也伸出了粉紅的香舌,兩母女相互交換著唾液,感受著彼此的快樂。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