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区 火箭云盘 网盘迅雷 BT最新合集 BT中文字幕 BT亚洲有码 BT亚洲无码 BT欧美无码 BT三级写真
在线区 国产 中文 无码 有码 欧美 动画 高清区 VR 蓝光 无码 有码 女优全集
图片区 台湾正妹 日韩正妹 中港澳妹 东南亚妹 欧美正妹 清纯唯美 网友自拍 偷窥原创 裸露激情
小说区 现代激情 同事女友 公车痴汉 古典武侠 暴力强奸 校园春色 家庭乱伦 淫妻交换





























风情万种妈妈

2018-10-6   ·   【小说】家庭乱伦

我把电脑打开上了qq之后,一个复古风格的头像不停的闪啊闪,我点看看了一下,是一个我半年前在网上认识的一个女孩,这女孩网民单单一个”勿“字,一直没搞明白是啥意思,她给我发的一条信息是:”有没有时间陪我斗地主?“要是往常的话,我可能就答应了,但今天实在是没心情,我回了一条:”不好意思,今天可能没时间,你自己玩吧!

  女孩回了一条:”怎么了,心情不好?“

  ”是极度不好。“

  ”我猜要么是失恋了,要么是跟家里人闹翻了,对吗?“”算是吧,不过一言难尽,我就不跟你说了。“下了qq后,我跑去厨房准备泡面吃,这长夜漫漫,总得填饱一下肚子,要不然等下玩游戏都没力气了。路过我后妈房间的时候,本来还想偷看一眼她在干什么,结果房间一直紧闭,我只能作罢。

  坐在餐桌上吃了一半,后妈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她换了一套粉红色的蚕丝睡衣,看起来更性感了,之前被我弄乱的头发现在也绑成了一个简单的马尾,有着成熟的韵味却也不失清纯,我甚至怀疑她这是在故意勾引我。

  ”好吃吗?“后妈饶有兴致的盯着我,问了一句。

  我抬头白了她一眼,压根就没打算理这么个神经病,其实不管以前我怎么看不起她,我怎么讨厌她,但是今天发生这样的事之后,我是真的再也没有底气能在她面前大吼大叫了,这不是同情,也不是怜悯,而是内心深处泛起的一点共鸣而已。

  严格上来说,其实我跟王青霞这个贱货算是一种人了,都是那种一旦疯狂起来就开始喜欢发神经的人。

  王青霞心里有心事,这是必然的,甚至是压了她很多很多年,而我却是因为亲人的离去对我打击太大了,以至于到现在我还是有点难以接受,这也是我为什么会一直远离着王青霞这么个看似很好的后妈。

  后妈对我的不理不睬一点也不生气,她一改往日的性格,跟我漫不经心问道:”你今天这样对我,你对得起你女朋友吗?“我把叉子丢进泡面桶,笑着道:”也不骗你,女朋友暂时还在追,但我相信我会追到手的。“后妈双手撑着下巴,装作小女人姿态道:”我跟你女朋友谁漂亮,谁身材好?“”王青霞,你他妈还有完没完?“后妈丝毫不在乎我的愤怒,接着道:”我做你女朋友怎么样?我刚刚也想好了,实在不行,我做你情人也好啊,你下学期就大二了,原来咱们家的小明也长大成人了。

  我冷笑了一声,对于现在她这种奇葩思维我似乎开始麻木了。

  而后妈死皮赖脸继续道:“我很好奇我在你眼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真想知道?”

  王青霞郑重的点了点头。

  我呵呵道:“你都说了是后妈了,难道我还敢对你怎么样?”

  后妈笑了笑,站起身风姿摇曳的去旁边酒柜拿了一瓶红酒两个高脚杯过来,她倒了两杯酒,一杯放在我面前,然后自己抿了一口。

  但却我没有去碰那杯她给我倒的红酒,除了没那个心思之外,再就是我也怕她在酒里下药跟我同归于尽什么的。

  总之我现在是越来越看不透这个神经病一样的后妈了。

  后妈对于我的举动一点也不生气,她端着那个高脚杯,欢笑道:“我想你应该是被自己拿黑暗的童年给伤透心了吧,跟你在一起的这几年,不敢说完全把你看透了,但你在我面前还真没什么隐藏的。”

  我抬头眯起眼睛盯着她,后妈接着道:“想不想听一个故事?”

  “没兴趣。”我一口拒绝道。

  而王青霞这娘们却没给我溜走的机会,她走到我身后搂着我的脖子,嘴唇凑在我耳边,吐气如兰道:“不想听我也要说,我要让你自己你身上那点小苦逼在我眼里真心不算个什么。”

  被她这样一说倒是勾起了我的兴趣,我把她的手放开,没好气道:“要说别趴在我身上说,我倒是想知道一个贱货身上能有什么狗屎故事,王青霞,你他娘的要是敢跟我做婊子还立牌坊的话,老子真会下砒霜毒死你!”

  后妈哈哈大笑,坐在我对面,她放下手中的高脚杯,眼神望向厨房窗外那漆黑的夜空,缓缓道:“当年你父亲在长三角白手起家的时候,我没有跟在他身边,但是在他最困难的时候,我却一直是跟着他在一起的,现在算起来,应该是五年前了,可能那时候包括你母亲在内都没人知道我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只记得当年你母亲还夸我能干,之后你母亲在一次车祸中丧生,不知道死之前她有没有对我恨到骨子里,而其实这一切我一点也不在乎,因为你母亲当年是另外一个女人害死的,那个女人才是真正的跟你爸有一腿。”

  王青霞冷笑:“呵呵,是不是觉得很荒诞”

  这些都是一些陈年往事了,她不说我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知道。

  “继续说下去!”

  喝酒之后,后妈那张愈发朦胧如水的脸庞泛起了一丝红晕,她似乎很满意我的样子,接着道:“要说这些其实都不是重点,那是你们家的那点破事,跟我也没关系,在你父亲还没去世的时候他就告诉我不要把这些事告诉你,但现在我觉得无所谓了,你这个杀千刀的连后妈都想上,老娘也没什么好忌惮了。

  我承认当年我的确是想给你父亲做情妇的,可是她一直看不上我,也不是说看不上,其实作为你父亲那一辈的人,都是一条光棍出来闯荡江湖的,他们都信邪,觉得把我当做情妇可能会折寿,所以他才没那个胆子。”

  后妈抿了一口红酒,笑意盈盈道:“知道为什么他会觉得折寿吗?是不是有种听故事的感觉?”

  我怒骂道:“别他娘的卖关子,说!”

  “你也别急,既然说到这里我肯定也会说完,你应该不知道我的老家是哪里的,其实如果不是突然勾起了我的那些回忆,说不定我自己都忘记了。其实在我十九岁的时候,我一直待在四川老家,而十九岁之前的那段日子不堪回首,我就不说了,免得打击你那幼小的心灵。跟你父亲认识,是一次偶然的机会,过程什么的比较复杂,但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确切的说也就是那次你父亲彻底拯救了我,他把我一个从农村出来的姑娘带到上海那座大城市,然后让我跟在他身边学习各种各样在我看来很复杂很复杂的东西。你能想象我一个什么都不懂的甚至连字都写的很难看的女孩子坐在懂事会议上做记录的感觉吗?你能想象我一个连普通话都说不标准的女孩去跟那些老外交谈时的感受吗?很多很多东西我不想说了,虽然那段岁月比较痛苦,可在我看来那却是我过的最充实的一段日子。而付出也总是有回报的,终于有一天我得到了你母亲的赞扬,那是在我们那个时候看来特别荣耀的一件事情,你要知道你母亲当时的地位,那绝对是真正的女强人,那个时候国内金融圈的人没有人不认识她。但事情从量变到质变也是很快的,我这个人一直比较傻,让你的话说就是蠢女人,结果我真的蠢到想去陪你父亲睡觉,就是想要报答他,而我却没想到被他严词拒绝了,当时他还打了我一个耳光,至今为止我还记忆犹新。”

  后妈神秘一笑,“这也是有原因的,想听吗?”

  “想你大爷,继续!”我怒道。

  扎马尾辫的王青霞是真的越看越好看,一般来讲,熟女装嫩以便老牛吃嫩草是可耻的,可她一旦清纯起来绝对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在把我的为胃口彻底吊起来之后,后妈轻声道:“人犯错的时候往往都是在自己脑袋糊涂的时候,而那个时候的我却是想的比谁都清楚,我以为自己能得到你父亲的看重,即便是她不看重我,那我也没觉得有什么,因为她已经给了我很多很多了。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当初把我从成都带走的时候,是跟我那个养父说要做我干爹的,以前的干爹可不比现在的干爹那么贬值,你父亲是个比较正统的老男人,所以他不敢对我怎么样,而这件事也一直放在我们两个的心里,从来都没有人知道。以前我也想过,我到底是爱上了你父亲还是单纯的只是想报答他,其实这些在现在看来都是比较幼稚的东西。

  你母亲去世的时候,你父亲的事业也蒸蒸日下,事实上这一切都是你父亲自作自受,原因就是他被一个心如蛇蝎的女人害惨了,而那个女人正是害死你母亲的真正凶手。”

  后妈把那杯红酒一口喝掉后,嘴角勾起一个妩媚的笑容,阴冷道:“后来的事想必你应该都清楚了,你父亲把我带到了这个家里面,要你喊我后妈,事实上他这是在给自己铺路,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不会再辉煌多久了,他就想着让我以后照顾你,而他之所以会找到我,那是因为孤立无助的他只能相信我了。你可能不会信,至今为止你父亲还没有碰过我一次,是不是觉得很可笑?”

  我坐在她对面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这些话信息量太大了。

  后妈也不管我有没有听进去,继续道:“再之后的事就没什么说的了,你父亲锒铛入狱,然后莫名其妙死在了监狱,这一切自然不是巧合的事,真正的幕后黑手是谁我现在也说不清楚。但是在你父亲进监狱的时候,他跟我说过一番话,就是想让你不要再卷入他那个圈子了。而这两年我待在你身边就等于是一直在还我欠你父亲的那笔债,只是没想到你却一直把我当仇人看。我之所以到现在还能坚持下来,是因为我知道你还算善良!”

  我呵呵道:“我什么时候对你善良过?”

  “这不重要的,重要的是从今天开始我要让你彻底的对我产生一种愧疚感,我要让你后悔。”

  “你真的想多了,就凭你刚刚说的这些毫无根据的东西,你真以为我会信?”

  后妈傻笑,“你他妈别想着跟我装成熟,毛都没长齐,你哪来的自信?”

  “长没长齐,你要不要看下?”

  “呵,好霸气,你他妈的敢脱吗?”

  “一个妇道之人别整天他妈的他妈的挂在嘴上好吗?你觉得很好玩?”

  “怎么了?难道你还希望我在你面前摆出端庄贤淑的一面,以前还差不多,现在嘛,别做梦了!”

  我自嘲一笑,“我现在终于知道你这个蠢货其实就是个怨妇。”

  后妈打了个响指,微笑道:“真聪明,老娘就是想着要你对我愧疚一辈子的,就是想着让你一辈子离不开我。”

  被她这句话说得我心里为之动容,我动容的不是觉得她这句话有多么多么的感动,而是我觉得她其实比我真的要可怜。

  见到我此时的样子,贱货王青霞似乎良心发现,破天荒的没有再说下去了。

  于是两人就面对面的坐着默默不语,我不知道她在想着什么,而我想的却是她这些话到底有多少是真实的。

  那些关于我父亲的破事她本应该是最有发言权的,只是在经历过今天跟她的这番纠葛后,我就不得不慎重起来了,谁知道这娘们是不是故事给我下套的。

  要知道女人一旦疯狂起来,那是真的无法无天的,别说是让我对她愧疚一辈子了,就是真拉我同归于尽我也举得是很有可能的。

  等后妈把一瓶红酒喝了一大半之后,我站起身跟她说道:“如果说完了的话,我要去睡觉了,明天一早我会去我同学家住两天,我想我们两个都应该要冷静冷静了。”

  后妈皱了皱眉,“你是不想见到我?”

  “随你怎么想,反正该说的都说了。

  后妈突然把手中的酒杯丢在地上,还没等我说话,然后她又把那瓶没喝完的红酒也一把扫到桌子下了。

  我怒道:”疯女人,有本事你把这个家的东西都砸完啊?“”你以为我不敢?“后妈站起身,摇摇晃晃走到我面前,冷笑道,”出了这个家你就不要回来了!“我冷哼一声,对她这无理取闹的行为我丝毫没在意,转身回房间的时候我骂了她一句神经病,而之后便是王青霞这个疯女人鬼喊鬼叫。

  我没有理睬她,回到房间后我就开始蒙头大睡,但脑子里却是昏昏沉沉的,总是会莫名其面想起王青霞给我讲的那些话。

  我母亲是被人害死的,我父亲是被人害死的,这听起来简直是比八点档的狗血剧还要狗血。

  虽然自己很不想去相信她的鬼话,可是我又不得不去相信,毕竟她是经历过那些事的。

  而如果她是故意骗我的呢?

  太多太多不确定的因素了,我甚至有点后悔自己今天对后妈那冲动的行为了。

  但人总会长大,会成熟,会独自承担起一些事。

  而自己呢?似乎还活在那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世界里。

  我想,我是不是应该试着去相信某些人?

  不一会儿,我便沉睡了过去。

  好的纪实小说往往看似荒诞,其实远比自己想象的东西要深刻的多,当我背着一个包离开这个家的时候突然觉得这人生真他娘跌宕。我一个积累了两年多怨气的神经病和一个嘴上说腻烦了端庄素雅其实也有一本辛酸史的疯子,本应该是一拍即合的,可结果就是这几年里两人都在各自打着各自的小算盘,直到捅破那层窗户纸之后都依然还是死对头,想起来的确有点不可思议了。

  走到门口的时候,典型双重人格的王青霞急急忙忙也赶了出来,在见到我之后,她一反昨晚上的常态,立即恢复知性优雅的一面跟我笑道:”我开车送你过去。“王青霞今天应该是没打算去上班了,所以她平时经常穿的那套职业ol装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套知性的米黄色碎花裙,看起来年轻了不少,可能没有谁会认为这么个娘们是我后妈,但同样也没人看得出来这个看似端庄的女人其实是个不折不扣的女疯子。

  对于她的献媚我完全不屑一顾,从她身边擦肩而过之后我来到了小区外面,但没走多久,我身后就响起了刺耳的鸣笛声。

  我转身冷冷的注视着坐在那辆宝马x6里面的王青霞,而后者丝毫不以为意,她从车上走下来后,小跑到我面前,轻声道:”昨天晚上的事我都忘记了,希望你也不要想得太多,上车吧,我送你去。“我有点讶异道:”你不会是脑袋被门夹了吧?“长发披肩的王青霞点了点头,无奈道:”好吧,我承认我忘不掉,但是在我没离开这个家之前,我就必须要负起监护你的责任,当然,你也可以不上我的车,没关系,大不了我走。“我呵呵道:”那你走吧,走的越远越好。“王青霞一气之下转身就上了车,我摇了摇头继续前行,只是没走两步,车子就跟了上来,并且是我每走一步她就按一下喇叭,忍无可忍之后,我上车坐在了副驾驶席,怒道:”随便开,越偏僻的地方越好。“王青霞笑容中带着一狡黠,笑着道:”去干嘛?“”老子要操你!“”车震?“

  ”震你大爷,开车!

  在我面前脸皮奇厚的王青霞还真想带着我去玩车震,但我要想操她的话昨晚上其实就有机会的,所以在车开出去没多远之后,我还是跟她说去我那个死党的同学家。

  王青霞没说什么,她知道我那个同学家住哪里,在车子掉头之后,一路上她都一直沉默。

  我住的地方离武汉理工不远,其实以前我跟这个后妈是一直住在汉阳区那边的,但由于我考上了这所大学,所以这娘们就死活要把家搬到这边来,我也没办法只能由着她去,在这个问题上我甚至当初跟她冷战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本来我以为自己考上大学就能离开她了,谁知道现在依然还要跟她待在同一个屋檐下。

  车子没开多久就到了,是在华师大这边不远的一个小区,我这个死党是在上海那边上的大学,暑假回来我还没去找过他,我也刚好趁这次机会好好跟这家伙玩两天。

  在我下车之前,后妈王青霞跟我说道:“想什么时候回来就回来,我会一直在家里等你!”

  我撇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就直接走下了车,一直等我进了小区后,她才开着那辆宝马慢悠悠的离开。

  有时候我真的猜不透这娘们心里到底是在想着什么,如果说她只是为了报复我,其实这我还能理解,毕竟这两年我伤了她无数次。

  但昨天才翻脸今天就恢复常态的她又是什么意思?

  在楼下我跟那个死党打了一个电话,这家伙还在睡觉,在听到是我来了之后,他迫不及待从楼上跑下来,连衣服都没穿。

  两人就像是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样,他一上来就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就差没脱臼了。

  “小明,你丫的终于舍得来看我了?”死党恶狠狠的鄙视了我一眼。

  这家伙有个很风骚的名字,叫蒋中华,人长得不咋样,但这泡妞的功夫倒是一流,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姿态也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女人。

  “你不来找我还好意思说?”我也接着打趣了一句。

  蒋中华搂着我的脖子来到小区花园的一个长椅上坐了下来,他叹了叹气,伤心道:“不是不想去找你,主要是这几天被一娘们缠住了,整天尼玛在小区楼下等我,搞得我都不敢下楼了。”

  我呵呵道:“找借口也要找个好点的吧,你说的女孩在哪里?怎么今天就不见人了?”

  蒋中华从我裤袋里拿出那包黄鹤楼点了一根,轻声道:“昨天跟她彻底了断了,我现在还在担心她会不会去跳楼,不过一晚上没事应该就没事了,本来今天下午打算去找你的,你这不来了嘛!”

  “行了,也不跟你卖关子了,我……”

  话还没说话,这家伙看着立打断我,“对了,我要跟你说件事,你小子一直喜欢的那娘们也回来了,而且还他娘的搬到我这个小区来了。”

  我惊讶道:“你是说邓丽娟?她好像跟你在一个学校吧?

  ”对啊,虽然在一个学校,但碰到的机会还真不大,不过昨天我倒是碰到她了,就在这个小区,她说她家也搬到这边来了。“光着膀子抽烟的蒋中华一脸的不可思议。

  我叹气道:”算了,那都是以前的事了,指不定人家都不认识我了。“蒋中华拍了拍我的肩膀,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早就说要你小子加油了,现在好了吧,这女人一上大学那就完蛋了,而且你们两个还离这么远,你想追都没法追了,现在估计她都找了男朋友了。“”对了,你背着个包干嘛?“蒋中华问了我一句,然后起身把烟头丢进了不远处的垃圾桶,也不知道看到美女了还是什么,这小子愣是站在垃圾桶面前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前面。

  我顺着她的眼神望过去,仔细一看,我终于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因为对面缓缓走过来的那个女孩竟然就是邓丽娟,还是以前的那个马尾辫,还是以前她最喜欢穿的那套碎花裙,我实在是太熟悉不过了。

  正文 第五章 走,酒吧去!

  在邓丽娟还没过来,蒋中华这小子就立刻跑到我身边,凑在我耳边轻声道:”哥遁了,你们两个好好聊下,对了,今天就不找你玩了,估计你也没时间,等下我要跟我老子出去一趟,明天我给你电话。

  “

  很没义气的蒋中华在离开的时候还跟我说了一句:”加油啊,小子!“我哭笑不得,还没说出今天来的目的,这小子就把我抛下了,看来这次的离家出走是泡汤了。

  在华子走了不久之后,邓丽君也走了过来,她看到了华子自然也就看到了我,一开始我还以为这个场面会很尴尬,可邓丽君貌似不这么认为,她走到我面前微笑道:”陈晓明,好久不见了啊!“我傻笑道:”其实也不久,去年的同学聚会就见过了。“邓丽娟轻笑道:”对了,刚刚蒋中华怎么走了“”他说要跟他爸出去有事吧。“邓丽娟坐在我身边哦了一声,她看到我旁边放着的一个包,问道:”怎么,你打算要去哪里吗?“”不是,我刚刚从外面回来,顺路过来看看华子,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你。“我随意找了一个借口。

  样貌一点都没变的邓丽娟点了点头,接着问道:”在大学过的还好吧!“”还行,你呢?“”也差不多吧,就是觉得大学其实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我哦了一声,然后接下里就是短暂性的沉默。

  ”你找男朋友没?“

  ”你有女朋友没?“

  两人几乎是同时说出了这句话,我尴尬一笑,”没有,女孩子都看不上我,呵呵。“邓丽娟脸上划过一丝嫣红,其实她长得不算是很漂亮那种,脸蛋只能说清秀温婉,一米六五左右的身高,身材也没夸张的s型,不过初步目测一下比较符合美腿控份子的口味。

  扎染小碎花裙下是一对很精致的小腿,踩着一双简单的帆布鞋,美艳不惊艳,跟后妈王青霞几乎是两个极端。

  在听到我的自嘲后,邓丽娟轻笑道:”那是你没认真去谈而已,其实女孩子心思没那么复杂的,只要你用心总是有机会的。“我不知道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却无意间撩动了我那小小的心坎,这次我直接鼓起勇气道:”那我要是对你用心,会有机会吗?“邓丽娟一脸茫然的望着我。

  ”其实以前我觉得自己也挺用心的,你这不是照样拒绝我了嘛!“看她这个表情,我就知道自己可能是真的没戏了。

  邓丽娟笑了笑,双手撑在椅子上,轻声道:”以前大家都还不懂事,所以根本就没什么好说的,其实我有男朋友了。

  “

  ”那很好啊!“我很洒脱的说了一句,连我自己都觉得这句话有点牵强。

  对别人心理一直比较敏感的邓丽君似乎看出了我的异样,她转头跟我说道:”你真的没必要这样,像你这么优秀的男孩应该会找到比我的更好的。“本来心情就不怎么好的我一听到她这句话我就来气了,这就好像一个女孩把男人甩了一样。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我直接跟她大声道:”你是不是还想给我发张好人卡?“邓丽娟立刻摇了摇头,”其实……“”你别说了。“我立刻打断她,”我是喜欢你,但那是以前,我也不喜欢你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你有你的骄傲,我有我的自尊,再见!“”陈晓明,你凭什么要在我面前这个高姿态?“在我起身的离开的时候,邓丽娟在后面喊了一句。

  我停下了脚步,但没有回头,也没有回答她的话。

  邓丽娟继续在我背后说道:”我本以为这么久没见,你可能会改掉你那个自以为是的坏毛病,可现在我发现你根本就一点都没变,高中三年你说你一直喜欢我,可为什么在毕业的那几天里你才敢跟我说这句话?你为什么没有那个勇气去听听我的想法?你这不是害怕,而是懦弱,是自私。“我冷笑一声,继续前行。

  ”陈晓明,你活该孤独一生……“

  伴随着邓丽娟的谩骂声,我越走越远,直到听不到她的声音!

  漫无目的的走出了小区后,我压根不知道自己能去哪里,想回学校,却又不想去面对那个在我看来很讨厌的宿舍。

  我一直走一直走,走了将近两个小时,来到了离黄鹤楼不远的一处天桥下,待在这里的大多都是一些沿路乞讨的乞丐。

  而我却像个流浪汉一样找了一个角落坐了下来,迷迷糊糊中脑子里想了很多很多,可不知道为什么,想的最多的却是我跟后妈曾经的那些一幕幕。

  想起这些年我对待她点点滴滴,我也会想自己是不是真的如邓丽娟所说的那般自以为是了?是不是真的一直都是那么自私,那么懦弱?

  其实在我成长的这些年里可以说是不幸中的万幸了,不幸的是父母都去世了,万幸的是我起码还有个跟我八竿子打不着的后妈养着我,这两年要不是她一直在辛辛苦苦的照顾我,我想,我应该不会活的这么轻松。

  而最后却把自己养成了这种坏性格,这是不是我又在逃避着什么呢?

  一觉睡过去后,起来的时候发现已经下午五点了,这一觉睡的不可谓不久,看来昨晚上的确是没休息好。

  独自坐了半个小时后,我在旁边的一家小饭馆糊弄了一下肚子,吃完饭起初我是打算回家的,但在去坐公交车的路上看到了那家霞光美容院,对这里我当然不陌生,因为这正是我家的产业,也就是后妈王青霞一直在打理的那两家美容院之一。

  稀里糊涂走到门口之后,我也压根不确定后妈有没有在里面,在门口犹豫了几分钟,最终我还是走了进去。

  前台的美女服务员并不认识我,在她向我走来的时候,我率先跟她开口道:”我找你们这里的老板?“”你是说……王总?“美女服务员朝我微微一笑。

  ”对,就是她?“

  ”那请问你有预约吗?“

  估计是看我还太小的缘故,这位美女服务员并没有让我直接上楼,事实上这里我还是来过几次的,只是没几个人认识我而已。我也没想到一个美容院的小小老板,竟然还要预约,这是不是有点太夸张了?

  就在我想开口坦白自己身份的时候,美女服务员礼貌道:”如果没有的话,那请你等一下,我打电话给王总汇报一下,另外问下,您贵姓?“”不用了,我已经来了!“后妈王青霞刚好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应该是从家里换过一身衣服了,此时的王青霞穿着一套职业ol装,高跟鞋,黑丝,淡妆,头发高高盘起,仍然一副女强人的样子。

  她走到我面前轻轻皱了一下眉头,没说什么,也没问我什么,而是跟旁边那位前台服务员说道:”记住了,他才是你们的老板,知道了吗“服务员本能的啊了一声,然后猛地点了点头。

  我心里不屑一顾,这么些年来,两家美容院的生意一直掌握在她手里,她又何时跟我说过这里的情况?

  ”怎么,还不走?“后妈跟我站在一排问了一句,在外人面前她还是不敢随便发疯的。

  两人走出美容院后,后妈直接带着我上了她那辆宝马车,前一刻还高雅大气的她在车门被关上的那一瞬间立刻原形毕露。

  ”怎么,心情不好?是被同学抛弃了还是被女人打击了?“后妈丝毫不顾及伦理关系的捧着我的脸庞笑意盈盈的问道。

  我甩开她的手,没好气道:”两样都猜对了,你满意了吧?赶紧回家,老子饿了!“后妈这张哪怕在最好的闺蜜面前也保持很好的精致面具一旦撕开,貌似就完全没有良家女人的廉耻可言,她笑得花枝招展,娇声道:”哟,小王八蛋这么快就想着回家了?是舍不得姐姐我吧?“我狠狠拍了一下她那被黑丝包裹的性感美腿,怒道:”你他妈的能不能别像个神经病一样疯疯癫癫的?“后妈冷笑,”你不是说我本来就是神经病嘛,姐姐神经一下又怎么了?我就知道你离开这个家肯定是马上就要回来的,因为你根本就离不开我。“”你哪来的狗屁自信?没有你这个贱货难不成我还活不下去?“”陈晓明,你别整天贱货贱货的挂在嘴边,你也别瞧不起我,没资格,我还他妈瞧不起你这种连后妈也敢上的畜生呢。“我转头盯着她那张美艳的侧脸,怒道:”信不信我抽你。“后妈突然一百八十度转弯,倾斜着身子小鸟依人说道:”信啊,是在床上抽我吗?要不咱去给你买条皮鞭?“我终于妥协,遇上这么个疯娘们是实在是没辙了。

  在我拿出烟点燃一根的时候,后妈立刻从我嘴上抢了过去,然后使劲吸了一口,结果自然是咳个不停,边咳边笑,最后连眼泪都出来了。

  也不知道她是真伤心还是假伤心,我长吁了一口气,平静道:”王青霞你个疯子,要不我陪你去看看心理医生?“后妈娇笑道:”就我病成这个样子,你觉得那些心理医生对我起作用吗?我估计我给他们讲课还差不多。“”行了行了,回家吧!“后妈把烟头丢到窗外,拍了拍我的脸庞,妩媚道:”好不容易把你这小王八蛋带出来,姐姐我就没打算回家了,走,酒吧去!“正文 第六章 沦丧他妈个比

  虽然心里很不情愿,但最终我还是跟着这个疯子来到了这附近的酒吧一条街,其实这个时候人并不多,不过这里的苏荷酒吧却是一个另类,七点到九点是一个时间档,而九点到十一点又是时间档,十一点以后更是黄金时段,以前跟同学来过两次,所以比较熟悉。

  后妈一走进酒吧就吸引了不少人的频频侧目,她一身女王范极其充沛的装备还真挺彪悍的。

  我这个时候站在身边顶多只能算是一堆还过得去的牛粪了,估计现在已经有不少人在心里咒骂我了,可能也没谁能看的出来她还是我后妈。

  一路过关斩将后,我跟她终于在离舞池不远的地方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

  后妈一点也不含糊,一开口就要了几瓶价格昂贵的红酒,而且还是那种很容易把人喝醉的猛料,最后似乎还觉得不过瘾,她再要了一打啤酒,吃的东西反而少了。

  结果说喝酒就喝酒,还真是霸气的一塌糊涂。

  如果是在以前我肯定会埋怨一番,但是这次我什么都没说,喝酒本来就图个热闹,如果逛个夜场还他妈搞得也跟玩私人会所一样死气沉沉,那也太没意思了。

  疯子喝酒都是很豪爽,王青霞更是煞风景的拿着瓶子就灌,丝毫不顾忌自己的形象。看着她那张喝酒之后愈发朦胧的脸庞,我善意提醒道:”咱们能不能悠着点,等下你还得开车!“坐在我旁边的她幸灾乐祸道:”出了车祸大不了一起死,亏就亏点,无所谓!“我无奈道:”你就不能说点好话?“后妈丝毫没半点觉悟,笑嘻嘻道:”小王八蛋难道是舍不得你的女神?也是哦,换成是谁估计都舍不得呢!“”我怎么觉得你有点幸灾乐祸的感觉?“后妈一脸不屑道:”姐姐才没心思跟你这小屁孩玩深沉!“看着她一口一口的灌自己,我实在没法看下去了,怒道:”你再这样喝,我可是先走了啊!“后妈妩媚道:”喝醉了我还等你到洗手间跟我亲热呢,这么急干什么。“我撇了她一眼,”能不能别这么作贱自己?你就不怕被雷劈死?“后妈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大声说道:”该摸的都摸了,该亲的都亲了,现在就差没上床了,要劈的话早劈死了,姐姐可不怕!“有这么一个自称姐姐的后妈我也算是该知足了,他妈的,这个世界上有哪个后妈敢对儿子这样说话的?虽说我跟她没有半点血缘关系,但是这他妈也是道德沦丧啊。

  不过此时此刻,我还真想说一句,沦丧她妈个比!

  后妈见我投降之后,举起手中的红酒瓶跟我碰了一下,然后狂饮了一口,看得我心惊胆颤的,生怕她等下发酒疯了。

  最后她一瓶红酒下肚之后,终于开始有点醉了,但是依然还精神气十足。

  倒是我这次喝红酒太过于凶猛了,搞到最后实在忍不住想吐了,我还算清醒的来到洗手间准备吐一下,却没想到疯疯癫癫的王青霞竟然直接就跟了进来,帮我拍着后背,完全没有半点觉悟这是男厕所,弄得旁边几个男的连撒尿都不敢进去了,都站在旁边抓着自己胯下那玩意,估计都把尿憋回去了。

  再次回到座位后,王青霞哈哈跟我笑道:”怎么样,我酒量还算不错吧?“我完全无力吐槽道:”你再喝一瓶试试?“她果然不含糊的拿着另外一瓶红酒准备下肚,我立刻从她手上抢了过来,几乎是求饶着道:”我投降好吗?“觉得自己胜利的王青霞大喊一声万岁,接着问了一个让我完全摸不着边的问题。

  她整个人趴在酒桌上,盯着那个红酒瓶眼神迷离道:”我做你情人怎么样?“我没说话,心里却是冷冷的骂了一句疯子后妈也没追问到底,而是再次举杯跟我笑道:”干杯!“我一巴掌拍在她大腿上,怒道:”是想让我干你吧?“随便抛个媚眼都能秒杀一片人的王青霞站起身直接坐在我大腿上,笑着道:”来啊,洗手间去?“我不敢再跟她扯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脑袋思维我永远跟不上的王青霞道行的确是很深厚,一般人还真没法顶得住。

  把她从我身边推开后,两人再次喝了一瓶红酒,然后接着就灌啤酒,喝酒最忌讳的就是各种酒混着喝,因为这样很容易醉,直到最后我跟她两个神经病都喝的差不多了,演变成两人醉眼朦胧里似乎只有对方的身影了。

  不到一会,酒吧里响起了一首摇滚歌曲,是beyond乐队的那首旋律很牛逼的《大地》,后妈二话不说,摇曳着身躯直接窜上了舞池,整个身躯随着音乐的节奏摇摆了起来。

  玩了一会,似乎还觉得不过瘾,她穿着高跟鞋咚咚跑下来死活也把我拉了上去,对于我这种一上舞台就等于见光死的家伙实在是放不开身段,不过今天也许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在她搂着我腰的同时我也跟着瞎晃了起来。

  似乎还觉得不过瘾,她越来越疯狂,蹲下身子把两个高跟鞋脱掉甩到台下,然后搂住我的脖子,先是在我脸庞上亲了一口,可接下来等她直接吻上我的时候,我脑袋完全一阵空白。

  等我把她狠狠推开跳到了台下后,王青霞这个贱货竟然语气酥酥麻麻的站在台上跟我喊了一声亲爱的,温柔到骨子里。

  我鼻血差点就喷出来的,我现在终于明白,一个女人如果铁了心要勾引一个男人的话,是真没有任何男人可以抗住的。

  我疑惑的嗯了一声,微微抬头,就看到一幅让我心颤的画面,无数眼睛的注视下,灯火辉煌中,她站在台阶上伸手将盘在头发上的发夹摘了下来,柔顺长发微风吹起,青丝飞扬。

  我仰着头,这一幕注定是让我很难忘记的一副唯美画面。

  接着,在一片惊呼中,后妈直接从上面跳了下来,我吓了一跳,赶紧上去张开双手把她抱在怀来,还没来得及说话,脖子就被一双手紧紧搂住,然后一张红润小嘴就直接吻了过来。

  我一下子懵了,在场的人群也出现了短暂的安宁,紧接着,一阵善意的掌声响起,鼓掌的人很多,肆无忌惮毫无顾忌!

  我搂着怀里的娇躯,望着她那双迷离的眼睛冷冷道:”是不是该回家了?“”楼上有酒店!“后妈呢喃了一句。

  我把她放开,”你真他妈是想被雷劈死吗?“

  ”我不怕!“

  ”可是老子怕死!“

  ”有我陪你一起,你怕什么?“

  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扶着她来到服务台把账结了,然后两人坐电梯直接来到楼上,开房的时候依然是她刷卡付钱,只是这次刷完卡之后,她把银行卡直接扔在我身上,说道:”记住了,是姐姐包养你的。“我没跟她废话,以她这样子也的确是醉了,我带她来开房也只是是不想让她醉驾而已。

  只是等进了房间之后,这贱货终于疯狂起来了,搂着我的脖子就吻了过来。

  她那一颤一颤风姿摇曳的身躯让我实在是没法忍受了,老子也是男人,也会有反应。

  我终于开始脱衣服了,不对,应该是在扯衣服,老子这时候特别恨我早上怎么就他妈的穿着这件白衬衫了,扣子太多了,而我越是心急解开扣子就越慢。

  在我面前已经是那种主动攻击的后妈起身跪在床上妩媚道:”我来帮你脱!“脱她大爷,不脱了,直接提枪上阵了!

  我狠狠把她扑在怀里,恨不得一口活吞了她,吻住他嘴唇的时候,我直捣黄龙,后妈更直接,那条丁香小舌在我嘴里窜来窜去。

  这次我放在她胸前的手用的更大力,可后妈还是咬着我的耳锤,酥麻道:”再用力,你越大力我就越舒服!“还说什么,用力呗!

  不知不觉我衣服竟然已经被脱下了,皮带也已经被她解开了,现在我知道了,以后做这种事根本就不需要脱衣服,那都浪费时间,因为缠绵的时候你会不知不觉衣服就被脱的光光了。

  ”亲爱的,不先去洗澡了?“后妈抓住我胯下的玩意,眼神迷离的说了一句。

  ”做完再洗。“我再次压了下去,”对了,叫我哥!“后妈很听话,嗯哼一声后,甜蜜的喊了一声:”我知道了,哥!“我也懒得跟她废话,欲望这东西一旦被激发,那绝对是没法控制的。

  后妈那敏感的身体我只要伸出舌头稍微一碰撞她就能娇声不已,在我用牙齿咬住她胸前那颗蓓蕾的时候,她更是情不自禁大喊了出来,这套房的隔音效果自然没的说,如果还死死忍着那不是受罪?

  我跟她躺在床上不停翻滚,就在我伸手去关灯的时候,她气喘连连道:”不要关,我就要看着你在我上面!“我知道今晚她已经疯了,而我比她更疯。

  一个娘们都不怕,我怕个卵蛋,再说了,我胯下那玩意不小了,我应该自豪才是!

  我轻轻分开她的双腿,直接刺入后妈那已经完全潮湿的秘密部位。

  温暖,细腻,充实,温润,翩然入仙,快感一波接一波传遍全身,熟悉而陌生,销魂无比。

  这一刻,什么狗屁的伦理道德早就已经不复存在。

  当我在她身上耸动的同时,她的脖颈,锁骨,胸部,甚至是平坦的腹部,都没逃过我的嘴巴,后妈也张开嘴巴,倾泻出一个个动听的音符,这恐怕就是全世界最动听的声音了。

  ”疼吗!“我轻声趴在她肩膀上问了一句。

  后妈下意识嗯了一声。

  ”那不要了!“

  ”啊……“后妈猛地抱住我脖子,”快点动!“经典的对白,熟悉的娇躯,不一样的刺激,无比寻常的快感,后妈似乎急不可耐,主动翻身把我压在身下,趴在我耳边轻声细语道:”你太慢了,太温柔了,还是我来吧!“正文 第七章 习武之人没有比这更能激发人欲望的台词了,一直在怜惜着身上这个美人的我觉得不服气,再次把她压在身下,不是说太温柔了吗?那就粗暴一点。

  愈发激烈!

  大床吱吱呀呀的响个不停,早就放下矜持的后妈直接被我给冲击的完全失去理智,彻底放开,小嘴中喊弟弟的同时,还顺带着老公哥哥一起喊了。

  快感积累的越来越深。

  随着一声声高昂的娇喘中,后妈几乎是与我同时达到顶峰,这种巅峰的快感虽然持续的仅仅只是十来秒钟,却也能让人欲死欲仙了。

  后妈拉过被子盖在我们两人的身上,不着寸缕,她搂抱着我的身子,有意无意还在挑逗着我,甚至还伸出舌头咬了我胸前那颗充血后异常大的小家伙。

  ”舒服吗?“我笑着问了一句

  ”嗯!“

  ”那还想要吗?“

  ”嗯!“

  我伸出手在她翘臀上拍了一巴掌,说道:”贱货,你的矜持呢?“”矜持已经被某个家伙吃掉了!“后妈咯咯笑道。

  我头疼道:”出去被雷劈死了怎么办?“

  后妈一翻身压在我身上,眼神迷离道:”不要问,不要说话,这次我在上面,你不许再跟我抢了!“我长吁了一口气,一直都没出来的某个部位下意识挺了挺,一下两下,然后我停下来了,但她没停,所以没完没了。

  灯光的照耀下,后妈那雪白的几乎全部露出在我面前的上身冲击着我的视力,也冲击着我那疯狂爆发的欲望。

  这一次比上一次更要持久,到达巅峰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后,而那个已经把我完全征服的后妈中途起码不下两次到达顶峰。

  最后她似乎提不起一点力气的趴在我身上,用她微弱的声音说道:

  ”我知道自己已经老了,我知道你有自己喜欢的女人,我也知道我不是第一个占有你身体的女人,但此时此刻你是我的,你是我一个人的。“贱货王青霞在说完这句话后,说睡就睡,直接把我晾在一旁。

  我喝酒一向是越喝越清醒,所以在听到她这番算不上表白的表白之后,我只能莞尔一笑。

  真说起来,我跟她的确是一路货色了,谁都别他妈想着装清高,反正我自己也想通了,上都上了,人家忍了这么多年把这么宝贵的东西给出去后都没要死要活,我一个爷们伤春悲秋个屁。

  拿着烟灰缸抽完两根烟后,我转头然后就看到后妈熟睡后整个人就蜷缩在一起,两腿弯曲,双手抵在胸口,嘴里还说着断断续续含糊不清的梦话,睡眠质量显然很差很差。

  我都不敢去想象她这么多年来一直戴着面具活着是怎么撑过来的后妈一直保持那个需要温暖的睡姿,也一直没有靠向我这边,缩在床沿,一动不动。

  我不是没想过把她搂在怀里,可每次楼主她自己也会滚开,的确是滚,以一种很娇憨却很辛酸的姿势从我怀里滚出去,继续蜷缩在床沿的一亩三分地,纹丝不动。

  我一直看着她到凌晨三点才勉强睡去,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已经是八点了,当我睁开眼然后就看到某个贱货一手撑着脑袋,情思飞扬,一手抚摸着我的胸脯,嘴角上扬,眼睛还一眨不眨的盯着我看。

  我轻轻一把推开她,皱眉道:”按照正常情况来说,你不是应该要死要活的?“后妈妩媚一笑,”你真的了解我的酒量吗?“”什么意思?“我问道。

  ”没什么意思啊,因为昨晚上我根本就没醉啊。

  我慢慢从被子里爬出来,靠在枕头上,长吁了一口气,道:“说说你是怎么想的吧,咱们谁也别想着做婊子还立牌坊了,一次性说清楚,免得夜长梦多。”

  后妈趴在我怀里,微微一笑,“那天跟你说了这么多,你懂的话就自然懂了,什么婊子不婊子的,姐姐真不在乎。”

  “你……”

  我还没开口,后妈直接缩进被子里,一口咬住了我的胸脯,然后就是肆无忌惮的抓住我胯下那玩意肆意玩弄了起来,这娘们已经疯了,而我也没废话,再次提枪上阵。

  脸色红潮还没完全退去的后妈又开始舒服的大喊大叫了,老公哥哥弟弟轮流着喊,变着法子来折磨我,到了这个地步我也不再保留实力,我努力的回想着我看过的那些岛国动作片的姿势,然后一个一个的换着来。

  她也很听话,从一开始比较生涩的回应着,到后来完全被她掌握主动权,最后她告诉我还是喜欢我在她上面,潜台词很明显,我还不够卖力。

  一直折腾到十点钟左右,后妈再次趴在我怀里沉沉睡去。

  作为年轻气盛的我依然是精力充沛,我看了一下睡相有点可怜的后妈,帮她拉好被子,然后独自起身走到落地窗前抽了一根烟,望着楼下的车水马龙,这一刻竟然破天荒的心如止水。